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最强少城主 第十七章 一路向西

发布时间:2019-12-04 18:32:11

最强少城主 第十七章 一路向西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说该怎么办?”以柠郡主烦心道。

“说实话,我一见这个小兄弟,心中颇有亲切之感。他眉目平和,绝非大奸大恶之人。我们不如在这里暂歇两日,等他伤势略有起色,再行上路。”

“如果他一直没能醒来,就在路上寻一城镇将他安顿好,留下刘医师和几个随从照料,等他复原后再与我们会和,你觉得呢?”三皇子问道。

“我当然没意见,不过咱们时间上来得及么?”

“我们出发时行程安排的本就宽松,以免路上有什么意外耽搁时间。等个两天没什么影响,大不了把他安顿好之后我们辛苦些,加速赶路罢了。”

“一切依皇兄之言。”

就这样,这支人马下船之后,在码头附近的驿站住了两天。施知义虽然还是没醒,但经过刘医师的回春妙手,背上原本深紫色的掌印已经淡了许多,脏腑的伤势也稳定了下来,兄妹二人等才整顿行装,一路向西而行。

大江之滨向西,逐渐进入蒲州地界。一路上地势逐渐升高,气候也变得干燥起来。虽然是初夏季节,但这里雨水并不丰沛,车马在路上走过,扬起了阵阵尘土。

路上的这支队伍,大约有一百五六十人,其中有两辆四马拉着的豪华大车,其后随着十余辆由驮犀拉着的装满锦箱和其他物品的货车。

驮犀是一种常见的运输用食草兽类,性情温和,力大无穷,而且行进速度能够跟得上普通的马车,因此是货运牲畜的极佳选择。

唯一的缺点可能就是食量巨大,一头成年驮犀在长距离行进的情况下,一天能吃上百斤由草料和豆饼制成的混合饲料,寻常百姓家一般养不起。

成本问题对于豪绅贵族、大型商会以及军队则并非首要考虑的因素,因此在这些地方驮犀都是必不可少。

此外,百余骑身着轻甲的骑士隐隐以大车为中心,前后护卫,另有十余辆普通马车,坐的是仆役随从丫鬟等人,坠在队伍的最后面。

此时的施知义,正躺在前面一辆四马拉的豪华大车之中。车内铺着厚厚数层的棉褥,以将车轮颠簸对他的影响降到最低。

这辆马车自然是那三皇子的,只是他见了施知义之后不知为何,极有亲切之感,又考虑到他身受重伤,因此寻了个理由,借口说车里气闷,和护卫们一起骑马前行,将马车让给了施知义乘坐。

此时,距离施知义受伤那夜已经过去了七八天,在刘医师的调理和那兄妹二人的关心下,伤势明显好转,终于在这一日清醒了过来。

施知义睁开眼的时候,首先看到的是马车那雕龙画凤的棚顶,然后看到了一张清秀乖巧的脸。那少女正在喂他吃冰糖银耳莲子羹,见他忽然睁眼吓了一跳,手里的瓷盅洒出了几滴汤汁。少女赧然,垂头道:“公子您醒了?请稍后,我这就去通知我们家郡主。”

不多时,就听到车外传来一阵悦耳的女子喊声:“皇兄皇兄,他醒了,他醒了!”话音未落,车帘已被掀开,香风扑面,一个长相俏丽,宜嗔宜喜的少女冲了进来,正是那天在巨舟上发现施知义的以柠郡主。

施知义想起身,以柠郡主连忙阻止道:“别起来,你受伤太重,现在脏腑的伤刚刚有所起色,筋骨还远未恢复。”这时,三皇子也探身进入车厢里,好在这马车内部空间颇大,三人在里面完全不感觉拥挤。

施知义心知这二位必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连忙请教姓名。原来这温文尔雅的男子乃是当今大晋朝皇帝第三子郁仲谦,那俏丽少女则是他一母同胞的妹妹郁以柠。二人乃是从京都北上,前往西北蒲州傅家给傅临岳傅老爷子八十岁大寿。

傅家,传承有四五千年之久,地处西北蒲州,其势力范围北邻玉带山脉,南至忘忧江上游,与雍州接壤;东至大江之滨,西侧则是紧挨着沙羯族的领地,乃是当今大晋朝八大世家之一。

傅临岳傅老爷子本人则更是如今天下公认的人族第一高手,无论是在朝堂之上还是蒲州民间,都有着极高的声望。

因此,他的八十大寿也受到了包括其他几大世家在内的众多势力的重视,郁仲谦兄妹二人就是代表皇室郁家前来,一个多月前就从京都出发,恰好在嘉鱼码头附近靠岸时救了奄奄一息的施知义。

当今大晋朝,有八个传承千年,历史上至少出现过一个封神级强者的家族,分别是当今皇室——拥有梁州、颍州、荆州、扬州四州之地的郁家、虞州达奚家、雍州北宫家、樊州徐家、蒲州傅家、海陵州闾丘家以及东海雾莱岛简家和云栖城施家。

其中,郁家、达奚家、北宫家和徐家都传承万年以上

,且历史上都出过不止一个封神级强者,而云栖城施家崛起的时间最短,云栖城首任城主、施家老祖施玄崃也是施家唯一、人族目前为止最后一个封神级强者。

在三皇子郁仲谦兄妹二人自我介绍之后,施知义也并未隐瞒自己的来历,双方同为世家子弟,年纪又相仿,自然很快就熟络起来。

二人问起施知义受伤缘由,施知义其实也并不知晓那夜袭击自己的高手身份,只说跟朋友外出历练遭遇意外,却连下手之人的面目都未曾看清。

施知义隐约猜测,那个如巨鹰般扑向自己的神秘高手应该是画舫的主人,自己偷画舫的举动恰好被其看到才会含怒出手。想到画舫,又想起了那铁塔般的汉子赫连铭志,二人刚刚共同经历了生死却又马上分开,不禁有些怅然。

但那一夜他将画舫推出之时赫连铭志的呼吸已经平复,想必很快就能醒来,而画舫也脱离了漩涡吞噬的范围,因此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至于自己莫名其妙晋入破晓之境的缘由,施知义却是百思不得其解。

应该是自己的某些举动无意间激活了那剑蛊祭坛,使得青韶剑在瞬间就将溶洞空间里的近百万兵刃所蕴含的精华和能量全部吸收,同时反馈给持剑之人,硬生生的用庞大的能量将他推入了破晓之境。

孙维清指望那神秘祭坛成为自身乃至和赫连婕雅一同入圣的依仗,因此其蕴含的能量绝对不止自己吸收的这些。受境界所限,他所吸收的能量只是那庞大阵法中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而其他的,应该都成了青韶的腹中之物。

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激活了那有着数千乃至上万年都未触发的剑蛊祭坛?孙维清发现祭坛的十年间,应该尝试过各种措施,为何他一直没能发现如何激活祭坛的秘密?

思索了很久都没有结果,施知义只好将其归功于施家祖传的青韶剑。

深圳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河北医科大学第四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哪家癫痫医院最好
南昌看癫痫病好的医院
云南妇科私立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