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争鸣】没了皮草的雪豹(小小说)_a

发布时间:2020-01-16 12:27:58

天香山麓的“濒危动物保护区”新来了一批住户。管理员阿Q连跑带蹦地前往群办,请示群主花花。

阿Q其实是一只红屁股的金丝猴,黢黑的脸上,两只骨溜溜的大眼,整天八婆似的东张西望;一只朝天鼻头滑稽地盘踞在猴脸中央,鼻子眼像烟囱,出气挺顺溜,麻烦的是下雨天,如果不用爪子捂住,那可就成了下水道,灌满了无根水,闹个伤风感冒,那可不是玩的。

花花,是一只白孔雀。本来嘛,物以稀为贵,这个群里都是珍稀动物。否则遍地的臭猪烂狗,干脆改垃圾场得了。

此刻,花花正用她的尖喙细细地梳理毛羽,揽镜顾影,自叹自赞。猛不防窗外蹦进了阿Q,这家伙,放着门不走,老是爱窜窗子,没规矩、没礼貌,敢情上辈子是贼托生的。

花花被阿Q吓得一哆嗦,啄掉一根尾羽,气得杏眼含怒:“阿Q,你是找死啊还是找死?跟你说过九百六十遍,稳重、稳重,你怎么就是没记性?信不信我立马捋了你的管理职务?”

阿Q站正两条猴腿,将爪子举到脑门:“嘻嘻,群主,小的出世就把记性丢在娘胎里没带来,您老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猴一般见识。”说着,骨碌碌连转带眨那俩猴眼,“嚓嚓嚓”放出一溜儿火花,电得花花意乱情迷,不由得红晕上桃腮:“猴崽子,这次饶了你,说,着急慌忙的干嘛?东海里失火,还是日本16级地震?”

阿Q兴奋地说:“头儿,该着您老发财了,上面又送来一批珍稀动物,正等着您去安置呢。”

花花听了,眼睛一亮:“走,瞅瞅去。”

场院里,七长八矬蹲着站着趴着的一大片,整个的一杂牌军。有憨态可掬的四川大熊猫,毛色油光水滑的黑龙江紫貂,的野驴、白唇鹿,云南的蜂猴……最显眼的就是一只河南焦作的雪豹。

其实,雪豹的老家是唐古拉山,与河南风马牛不相及,因终年生活在雪线附近而得名。这只雪豹,外形似虎,脑袋小而圆,尾巴粗长,周身长着细软厚密的白毛,分布着许多不规则的黑色圆环。头部黑斑小而密,越往后黑环边越宽大,尾端最为明显。黑褐色的鼻尖,黑白相间的胡须,颈下、胸腹部、四肢内侧及尾下是乳白色。

雪豹,是世界上最美丽的猫科动物,濒危珍稀,不亚于熊猫、它不同于其他堡豹类,敏感、机警、独来独往,远离人迹,高海拔地区生活。

阿Q贴着花花的小耳朵,神秘地说:“群主,听说这只雪豹拟定送给东瀛,谁知这厮知道了,死活不愿意,说是宁当一条中国的看门狗,也不去给小日本当祖宗。啧啧啧,竟然闹起了绝食,没法子,送到这里来,也算是遂了它的愿。”

花花欣赏地看着雪豹那一米三的挺拔雄姿,忽然感到有些迷糊,小声问阿Q:“这厮是公是母?”

阿Q见问,缩头缩脑地走近雪豹,前后看了一圈,回到花花身旁说:“回禀群主,看那厮脖子上没喉结,端的是条雌货,可胯下又长着那玩意儿,听说泰国有人妖,想必兽界也有兽妖吧?”

不想声儿大了些,被那雪豹听在耳里,举起一只爪子,张开血盆大口,似是要发出震慑人的咆哮,花花和阿Q忙捂起耳朵,却从指缝间听到,那只雪豹发出的只是低哑的嘶嚎。

花花点了点头:“是了,我明白了,这厮正因为没有喉结,才不能像其他的老虎豹子那样咆哮,唉,男不男女不女的,也够可怜的。”

她这一念恻隐,感动得雪豹涕泗交流,他哪知道,花花的心里打的是另样的主意?

原来,天高皇帝远,天香保护区的皇帝就是白孔雀花花。这儿收养的大多是食草动物,大家和睦相安,猛不丁的来了这么个吃肉的大家伙,怎不叫鸟兽自危?为了维护珍惜动物王国,花花在见到雪豹第一眼的时候,就打好了主意,让阿Q在雪豹的食盆里拌上半盆子曼陀罗花粉,药不死它也麻翻它,然后,把它那张漂亮的皮毛给扯下来。先给自己做一件御寒的皮衣,款式一定要引领世界潮流的那种,再把剩下的边边角角,赏一块给阿Q做双豹皮鞋垫儿,这小子,鞍前马后的献殷勤,不容易啊。再给小白兔做副耳套,虽说这小东西不属于珍稀动物,可那张小嘴儿挺甜的,说出的话专往人心里挠,挠得痒痒的舒服,以至于奉承话说多了上火,红了双眼,豁了嘴唇。

当然,谋杀了雪豹,对上面不好交待,但是,有的是法子:“阿Q,起草一份报告,就说雪豹旅途劳顿,水土不服,不幸翘辫子,吹灯拔蜡嗝屁歇菜了。”阿Q喜得屁颠屁颠的:“呵呵,青灰也有发热的时候,该着我阿Q偶尔也发狂露脸一回也。”

那只雪豹环顾四周,都是一些稀松平常的食草吃虫嚼野果之徒,嘴里早滴滴答答的流下哈喇子。心里盘算着从哪下嘴,一饱口福。但初来乍到,不能太猴急露骨。

夜幕降临,一切都在暗室进行。

当第二天的太阳升起时,那只雪豹的漂亮皮毛已经变成花花身上的皮草。

空旷的草坝子上,站着那只哆哆嗦嗦,形态猥琐, 裸的雪豹。

看着这只已分辨不出原形的雪豹,花花掸掸身上的新皮衣,得意地吩咐阿Q:“报告赶紧儿的交上去,这厮是扔给它一身裙装,送泰国去,还是卖给偷猎者,随你的便。”

说完,抬起她那高贵的脑袋,慢吞吞地巡视她的领地去了……

共 191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杨钟雄稿签:与其说这个故事是拟人手法,不如说他们就是活生生的人。花花作为群主,却自私自利,爱听谗言,贪慕虚荣,且心狠手辣。仅为一件外衣,便对一只不畏强权的雪豹下了毒手,药翻之后剥皮。她的高贵,她的得意,对她以及她这种类型的人,其实是一种讽刺。作品的立意具有其多向性,第一,作为“濒危动物保护区”的保护对象,雪豹难逃被剥皮的下场,是对当下不爱惜,不重视动物保护的行为的影射以及鞭挞;第二,雪豹不愿委身日本,宁愿被送到保护区,可见其气节,然而却被所谓的“自家人”暗算,这也是另一种寓意;第三,除了花花这样的首领,其属下的阿Q以及简单提及的小白兔,都是奴颜媚骨,没有立场,只为一己之利,蒙昧良心。虽是小说,但其意蕴却相当真实,具有一定的思考性、现实性。值得品读思索。感谢午夜赐稿,此文荐精。

1 楼 文友: 2012-09-22 22:0 :47 与其说这个故事是拟人手法,不如说他们就是活生生的人。花花作为群主,却自私自利,爱听谗言,贪慕虚荣,且心狠手辣。仅为一件外衣,便对一只不畏强权的雪豹下了毒手,药翻之后剥皮。她的高贵,她的得意,对她以及她这种类型的人,其实是一种讽刺。作品的立意具有其多向性,第一,作为 濒危动物保护区 的保护对象,雪豹难逃被剥皮的下场,是对当下不爱惜,不重视动物保护的行为的影射以及鞭挞;第二,雪豹不愿委身日本,宁愿被送到保护区,可见其气节,然而却被所谓的自家人暗算,这也是另一种寓意;第三,除了花花这样的首领,其属下的阿Q以及简单提及的小白兔,都是奴颜媚骨,没有立场,只为一己之利,蒙昧良心。 夏至出生。居于潮汕小镇。不成气候。简单的懒人一枚。

2 楼 文友: 2012-09-22 22:0 :5 虽是小说,但其意蕴却相当真实,具有一定的思考性、现实性。值得品读思索。感谢午夜赐稿,此文荐精。 夏至出生。居于潮汕小镇。不成气候。简单的懒人一枚。

回复2 楼 文友: 2012-09-2 10:52:57 立意掺杂了自己的思想,比如对当前大家感兴趣的事件,比如珍稀动物濒临灭绝的隐患,比如世间世人的百态。不过事情与人名必须严格分开,不能对号,因为,其中的名字都是要好的网友,但愿他们不会为这种亦庄亦谐的文章纠结。呵呵,取笑了。

经间期出血吃什么调理
老君炉藤黄健骨丸的作用
儿童止咳药含不含防腐剂
孩子晚上咳嗽有痰咳不出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