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寿比天长 第105章 佟氏

发布时间:2020-01-17 00:46:17

寿比天长 第105章 佟氏

云翼挤进了人群,来到了人墙的最前面。

出现在眼前的景象,让他一愣。大道上摆着三具尸体。

云翼对这三人并不陌生。他们曾是镖师,曾护送韩晓梅南下。这三人中,有一人正是大镖头郑树林。

在尸体旁,放着一把椅子,上面坐着一个年轻人。他应是剑客,面目表情的翘着腿,剑就横在腿上。

另一侧的人群中,云翼看到了其他的镖师。他们跟郑树林是一个镖局的,此刻却是噤若寒暄,但神色中的愤恨却是掩饰不住。

这年轻人是什么意思?暴*尸?震慑?

云翼看不下去了,且不论同行多日的情分,单单如此对待死者的做法就让人愤恨。

“朋友,他们已经死了,为何还要不依不饶?让亲属把尸体领回去,入土为安吧。”云翼道。

年轻人侧目看了看云翼,有些意外。在这场间,居然还有人多嘴聒噪,这事很有趣味。

他笑笑:“可以啊,只要有能耐让我站起来,这些死人随便处理。”

云翼终于明白怎么回事了。怪不得这条路不通呢,原来出现了这么一位奇葩,摆出了这么奇葩的规矩。这人身后指定有大势力扶持,这是毋容置疑的。

可云翼不怕得罪任何人。

他冲着年轻一抱拳:“那得罪了。”

围观的行人像是见到了鬼魂,纷纷后撤。他们诧异的盯着云翼,不住低声议论。

“这人真冒失啊,强出头,会死人的。”

“这就是愣头青啊,也不打听打听对方的背景,就敢跟人动手,这不纯粹找死吗?”

“江湖侠义不是这么用的呀,太不自量力了。”

场间的议论,云翼听到了,却没在意。

他看着年轻人催动了识念。‘识啸’如汹涌的巨浪翻滚着扑向对方。

年轻人面上轻松无比,实际已是戒备起来。但眉心的凉意,让他惊恐了。坏了,这是一个真正的狠茬。

他反应比较快,可快不过识念。他白眼一翻,昏了过去,从椅子出溜到地上。

云翼上前,一手拎着年轻人的脖子,一手拎着椅子。他把椅子放到了路边,把年轻人放在椅子上,摆正姿势。

看着恍若睡着的年轻人,云翼很满意,对着围观的行人道:“该干嘛干嘛去吧。”

说完,他走出了人群。

郑树林的同伴没有上前叨扰,看了看云翼的背影,慌乱的收拾起同伴的尸体。

道路终于畅通了。

韩晓梅坐在车厢内打听发生了什么事。云翼没说实话,撒了个谎,说是有生意人闹了矛盾,互不相让,这才僵住了。

韩晓梅没怀疑,还深以为然的评价道:“做生意就该和气生财,互相退让一步,能省却很多麻烦。”

云翼笑笑,没发表意见。她这话,听着有道理,实际有个前提,那就是必须有规矩框架,还是所有人都得奉行、遵守的。

没这个前提,一切都是想当然。

大兴帝国很大,各种律法也很完善,可结果怎么样,杀戮不止,血腥不断。原因就在于,朝廷的掌控力度真不咋滴。

这种现象在清远江以北,还不算严重,毕竟京城的震慑力还能发挥作用。以南,那就不是朝廷说了算了,而是拳头和实力,谁强就听谁的。

前面出现了城墙的轮廓。这是江州城,又名江源城。

云翼进城时,天色早就黑了。但城内却是灯火辉煌,亮如白昼,热闹程度更胜白天。

江州城很繁华,就得力于清远江的水运。

云翼找了家客栈住下来了。他也没在楼下进餐,让店小二把饭食端进了房内。

韩晓梅已有了几个月的身孕,云翼紧张的不行,已不敢让她乱走动。

饭后,云翼回了房。他没跟韩晓梅住在一块,那里有小红照料着。

在他习练五级灵符时,有人敲门。

云翼没急着开门,用识念查看了一下,是熟人,郑树林的同伴。

“进来吧。”

房门被推开,一名几近中年的镖师走进来。未讲话,却是单膝跪地,抱了抱拳:“多谢前辈救命之恩,小人蒋云德,给前辈磕头。”

蒋云德说着话,单膝改为双膝,身子前倾,磕了下去。

云翼看他,眯了眯眼。他所讲不是援手之恩,而是救命之恩,这有点说法。

云翼明白,他们已经看破了自己的身份。识念攻击,云翼在五莲峰面对山匪时用过。这些镖师就是目击者,只是不知道谁做的。今日,他们再次见到此景,能猜测道云翼的身份,也是理所当然。

“起来吧,不是什么大事。”云翼道。

蒋云德犹豫了一下,站了起来,看着云翼道:“前辈,今日那个年轻人是佟氏家族的。他们在江州城很有实力,您可要小心。”

“嗯,我知道了。”云翼风淡云轻的应道。

蒋云德不再多话,很识趣的离开了。他此行就是为了出言提醒,目的达到,就没逗留的必要了。

云翼停下习练,端起茶盏坐到椅子上,蹙起了眉头。

佟家?很有实力?

看样子,须得早早的离开江州城了。现在不同往昔,身边有韩晓梅和小红。佟家真若厚颜报复,后果不堪设想。

想罢,他站起身,房门却是再次被敲响,韩晓梅在门外问道:“睡了吗,我进来了。”

“还没睡。”云翼迎过去。

韩晓梅进来,看着云翼道:“当家的,跟你商量一下,我想到爹娘的坟前祭拜一下。”

云翼懊恼的拍拍眉头,我咋把这事给忘了。江州城不远处,就是老韩家的祖宅。韩晓梅的爹娘就葬在韩家祖坟里。这过来一趟,哪能不去祭拜。

“瞧你说的,是我考虑不周,咱们明日就过去。”云翼道。

“好。”韩晓梅又跟云翼说了几句情话,转身走了。

云翼走到窗前,看着远处的雾气,想到了爹娘。自从他离开道观,到现在也有八年之久了,却从未去过爹娘的坟上。这次回吉州云家,也不可能过去。

韩晓梅有了身孕,太绕路了。只能盼着把她安顿好了,再去祭拜了。

一夜匆匆而过。

云翼亲自去买了香烛祭品,赶着马车,载着韩晓梅两女出了城,去了韩家祖坟。

韩晓梅在坟前,说了很多的话,哭了好多次。云翼看着,直心酸。他暗暗的对泉下的老丈人讲,一定善待你家闺女。

拜祭完,云翼驱车回城。

等回到客栈,他才注意到客栈,气氛有些不对。客栈的老板换了,店小二也换了。

这就是佟家的反应?太小家子气了吧?

云翼对此嗤之以鼻,却未放松警惕。

夜,来了。夜色如墨,雾气萦绕,似乎气氛不太寻常。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专家号
安顺儿童癫痫哪里治疗
贵阳癫痫医院怎么样
深圳治疗妇科的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