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神的竞技场 25小雅的危机

发布时间:2020-01-16 22:12:53

神的竞技场 25小雅的危机

五人挥刀相向,刀光往来。白右手娴熟的挥舞着木棒,游刃有余的格挡闪避迎面而来的五柄锋芒。

左手则空闲了下来,一有机会左手便会在这几个人的脸上留下一个鲜红的手印。

几个回合下来,白便感觉自己的左手抽耳光,抽的有些发痛了。这些人的脸皮虽厚,但抽多了也一样会痛手。

这时五人一齐退后几步相互看了对方一眼,其中一个整个脸被抽的浮肿的男人连说话都不太利索:“奥大……看不出这小子……奥厉害。”

“呵呀,呵……真厉害。”刀疤男此刻浮肿的眼眶让他只能眯缝着眼睛,而两边同样高肿的脸让他说话连音都发不准了。

“不跟你们玩了,一个个让我打到吐血就放你们走。”白说罢手中的木棒飞舞,再次袭向眼前的五人。

“夯屁!打……的你吐血。”刀疤男似乎从来没有受过这么大的屈辱,当下愤愤的发出一句发音不准的狠话。

白不语,手中的木棒力道再加重了几分。这一次他不再格挡五人的锋芒,白快速躲避袭来的刀锋,找准机会便是一棒击在这些人的腹部。

每击中一人,那人便会吐出一口鲜血。不一会儿,五个人无一例外都是被击中腹部吐血。

战斗未停,他们继续被虐,继续吐血。战斗一直到所有人都累的趴下,动弹不得方才得以结束。

“你们还有谁想继续打的,站出来我们继续打。”白看着一个个被累趴下气吁吁的的五人问道。

“不大了…不大了!再打……孩子都要打出来了。”刀疤男听此立刻无力的摇了摇头回答,这时如果还看不出形势,那么他们就真是白痴了。

“那好,给你们三息时间,赶快滚!”白手执木棒,指着五人喝道。

“大哥,行行好……喘口气先,我们……立马走。”其中一个说话还算利索的人上气不接下气的恳求道,说完便又似个破风箱一样呼喘起来。

“哼!”白冷哼一声,扔掉了手中的木棒,开门走进里屋随手又关上了房门。

很快白又从里屋走了出来,五人一见白出来以为是时间已到吓得连忙道:“我们这就走,这就走,不要打了。”

那个说话的男人面色紧张,一时间连说话也变得利索了,说罢便要搀扶着几个同伴离去。

“站住!你们就打算这么走了吗?”白喊住了正欲离去的五人。

“玩……了,老大,你闯祸了,看来今天咱活不成了。”那个伤势较好的男人面露绝望的看着刀疤男。

“大哥,你行行好,就放过我们吧,你要什么都可以。”此刻刀疤男底下头来,恳切道。

“我要你们的命做什么,你们打伤人家,不应该把你们身上的疗伤药留下么?”白正色开口。

“大哥,说的极是。”顿时刀疤男双眼放光,见白只是要疗伤药并没有为难自己的意思当下对手下大喝:“没听见?快把药全部拿出来!”

听头这么一说,几人毫不保留把自己身上带的药品全部都倒了出来,一会儿一堆药品就堆成了一座小山。

白拿衣服兜起了全部的药品,不在理会五人转身便要进屋。

“多谢大哥不杀之恩,以后用的找我们的,就来青木山下樊城找我们,定义不容辞!”刀疤男有些激动的说道。

“以后少做伤天害理的事就好了,下次再这样你们就真躺下了。”白向后招了招手示意几人离开。

“嗯,我们这就退出天鸦会,大哥保重!”说罢,五人齐齐向白抱拳鞠了一躬,转身消失在了茫茫的山谷间。

鞠躬的这一躬,是五人发自内心对白的敬意。在这个慌乱的世界,实力就是一切,极少有人对战而不杀人的。

事实上他们也应该为自己的命运所庆幸,应该庆幸最先醒来的是白而不是小雅,不然时以至此地上恐怕躺的就是五具惨死的尸体了。

白摇头看了最一眼五人消失的方向,他不明白为什么有的人非得被扁一顿才会开窍,白暗暗低喃:“这样真的好么……”

“啊!”

就在白有些神离的时候,屋里传来了小雅的一声尖叫。白被这突来的一声吓得一个激灵,转身连忙推门而入。

目光所及,小雅正坐在床上双手捂着头部满脸尽是痛苦之色,更让白吃惊的是此刻有黑色的符文正在小雅肌肤之下游走全身!

“这可如何是好?一定是那时入侵进入身体的,一定是……”白握拳放在手掌,急的在这间不大的屋子连连转圈。

“孩子,你别急,我们这就去找个大夫给这个姑娘看看。”老农说罢便要拉着老伴出门。

白一把拉住俩老夫妇说道:“老伯,不用了。她得的不是一般的病,大夫看不好的。你就帮我照看下他们,我出去一会想办法救她。”

“开什么玩笑!既然是不一般的病,就更得找大夫了。你待在家里,这里我熟,神医准能治好这姑娘。”老农说罢脸色变得严肃起来,转身就走出了房门。

看着离开的老农白有些哭笑不得,神医的话也许就是江湖上骗点吃喝的半吊子大夫而已。

要说他们能治个简单的疑难杂症什么的,白也许还会相信。但现在小雅所中的是尸兽的符咒,这是大夫能治的?

看着还是继续昏迷的客尔,白心里越来越焦急。此刻就算是自己出去了,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找到方法救小雅。

白在屋里坐了一会,立马又站了起来。在屋里紧踱几步白开口道:“大婶,他们俩就交给您照看下了,我必须出去一趟。”

“我说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犟呢,你出去能做什么呢?你又不是大夫。”老妇人看了白一眼便继续为小雅擦着额头的汗水。

“我……”白看着脸色越来越白的小雅,他的心都玄到了嗓子上。这小雅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让他怎么根死去的同尘交代。

白此刻心乱如麻,他唯有在这不大的屋子里来来的转圈,焦急盼望着老农真能带来一个神医。

只是一刻钟,老农便领着一个身穿黄大褂的中年男人到来。

只见那人刚进屋便自吟一句:“无病不医,手到病除,价格合理……”

白一听到这几句,顿时心便凉了半截。听这调调,不是和大街上吆喝的老神棍一样么,这货说不定连半个大夫都算不上。

“你们都让开,让我看看病情。”中年男人说罢,便看了看小雅就说道:“这病简单,待我扎上几针就能痊愈了。”

“哦!施神医就是不一样,连脉不用把就能看出病情啊。”老农看着眼前的这位“神医”满脸都是佩服。

而白听到此就更怀疑他大夫的身份了,白继续看他接下来要做些什么。

而接来这个施神医所做之事,差点没把白吓死。只见他双手齐动抓了二十来根银针便要一齐扎在小雅的穴位上。

白虽不懂得医术,但穴位他却是知道的。此人根本就连一点医学常识都没有,彻头彻尾的一江湖骗子。

如果刚才那针任他扎下去,别的不说就是其中几根银针所扎的穴位就能要了小雅的命。

白一把抓住施针的施神医,大喝:“你根本就不是大夫,还敢在这骗人?”

“哼,无知小儿,本神医医术高明着呢,你就不要妨碍我了。”说罢他便想摆脱白的手继续施针。

白见对方已经到了如此不要脸的地步,气的右手一挥一拳径直打在对方的脸上。

这会这位神医被打懵了,他可还从里没被人打过,如今却是被这晚辈教训了一番。

“如果刚才那针我不阻止你,你知不知道此刻床上的人就已是死人一个了!”白面露怒色,指着施神医喝道。

这会施神医终于清醒过来,有些哀叹的道:“看来我本就不该干这行,今天被你识破,任你处置吧。”

“啊,施神医,你居然会是假的?”老农面露震惊之色,这可是他用大量疗伤药请回来的神医啊。

这时这位施神医面露愧色:“其实我不姓施,我只是冒充神医她的名声混口饭吃而已了,真正的施神医其实是一名小女孩。”

“啊,小女孩?”老农听得这话,更是惊得连下巴都合不上,他居然说神医是一个小女孩?

虽然老农感到惊奇,甚至有些怀疑眼前的人是不是依旧在撒谎,但是白却相信此刻这位冒牌神医说的话。

正真的医者绝对有能力把自己易容或者有延续青春的能力,因为这本就在他们的研究范围之类。

白一听到此双眼便放光,立刻追问到:“神医在什么地方!我去找她。”

而这位施神医却是摇了摇头道:“我也是偶然误打误撞闯进了一个奇怪的结界,才有幸得以见到神医的真容一面。

“不管怎么说,我也得试试。带我去你说的那个结界去,我们马上启程!”说罢,白直接拖着还没缓过神来的施神医就往跑去。

南京肛泰医院地点
郑州银屑病医院在线咨询
北海最好的癫痫病治疗方法
淮安哪家治癫痫病医院好
宿迁市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