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十界主宰 正文 正文_第七百九十一章 虚妄与现实

发布时间:2020-01-16 13:54:59

十界主宰 正文 正文_第七百九十一章 虚妄与现实

叶飞话音未落,根本不待雷犼答应,身形一闪,直接钻出洞窟,轰然跃下。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他前一刻还提醒雷犼,说鸿蒙后裔都隐藏在这片空间。但此刻,居然什么都不管,就这么大摇大摆地出现,还声势不小。

雷犼大惊失色,但阻止显然来不及了,也顾不了其他,只能紧随叶飞跃下。

鸿蒙古塔所在的广阔空间,尽管连结四周千百洞窟,但空无一人。叶飞二人现身此处,没有*出半点风波,实在是古怪。

雷犼松了一口气,但随后又是心神机警。四周密密麻麻的洞窟内,一片幽暗,不知通向何处。任何一处,都可能存在着鸿蒙后裔。

但凡有一处出现问题,他二人行踪暴露,随后面对的,就是鸿蒙后裔的整个群落。

山岭巨魔族群已经足够强大了,能够将他二人撕成碎片十次不止。当下面对的,却又是借着山岭巨魔的外形,隐藏的鸿蒙后裔,这更加可怕。

雷犼提心吊胆,叶飞这里,却是根本没心思担心这些。他全幅心神,全都用在了研究鸿蒙古塔之上。

这塔当真古怪,他二人之前隐藏在洞窟内偷窥时,觉得这塔很是高大,巍峨数百丈。但是当下到了近前,却发觉这塔小了很多。目光丈量,也就三四十丈。

更古怪的,原本镜面一般的光滑塔身,此刻在叶飞眼中,却是出现了丝丝缕缕的条文。勾勒其间,似乎只是砖缝间的线条,但在叶飞眼前,却是另有神妙味道。

“鸿蒙古塔,果然隐藏天地造化。如此美妙之物,就是神印海,恐怕也没有东西可以相提并论!”

叶飞一阵感叹,情不自禁的上前,抚摸着塔身线条,满脸痴迷的神色。

“叶飞,你到底在做什么。这上面什么都没有,有什么好看的?”

雷犼实在太紧张了,他原本想替叶飞望风。但四周洞窟成百上千,他的注意力,根本顾不过来。

于是只能将目光盯在叶飞身上,这便发觉了叶飞的古怪。摸着一片光滑塔身,一脸迷失的模样,他若是再不出声,恐怕真要出大事了。

“你说什么!”叶飞微微一怔,难以置信地看向雷犼,问道,“你当真什么都看不到?世界终极,天地造化,修行奥妙,你一点感悟都没有?”

他清楚自己跃入此片空间看到的鸿蒙古塔前后有些差别,不过他以为这只是此塔的自在奥妙。眼前看似寻常的线条,他能感受到其间玄妙。

只是雷犼的提醒声,却是和他最基本的判断相互矛盾。

“这塔有什么问题嘛?还不是一片光滑,连一道缝隙都看不见。”

雷犼有些奇怪地看了叶飞一眼,又盯着鸿蒙古塔道,“不过说来也古怪,这塔身分明便是镜面,但居然什么都反射不了,一点影子都没有,你说诡不诡异?”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叶飞神色大变,他和雷犼居然看到完全不一样的东西。

到底是他的问题,还是雷犼的问题?

一件事物,出现了两种不同的面貌。这可不是角度的缘故,也非叶飞眼力超绝,洞察秋毫。

他之前看到的鸿蒙古塔,也和雷犼描述的一样。但现在有了变化,偏偏叶飞根本弄不清楚。

到底是雷犼看到的是假象,还是他自己陷入了魔障?

又或许,两者都是假的。他们一路而来,早就陷入了幻境,此刻都没有觉察。

如此想法一生,叶飞整个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沉声不言,眯着眼睛,死死盯着眼前,好似要窥破迷障,回到现实。

“叶飞,到底怎么了?我说得有什么不对嘛?”

雷犼注意到了叶飞神色的变化,他隐隐感觉到了一丝状况。

只是叶飞此刻全幅心神,全都用在了分辨虚妄和真实之上,哪里有心思回答他的问题。

此刻叶飞的脑海,一片焦灼。从潜入这巢穴玄器开始,便努力回想。

一路上,没有出任何意外。说是潜行,都显得勉强,更像是大摇大摆地闯入。他只有窥探洞察的手段,若是往日,一切都没什么问题。

但是这里可不一样,这里是一处鸿蒙后裔伪装的山岭巨魔巢穴,凝炼成玄器,日后运转极致,可称“洞天福地”。

还不知于此,眼前还有鸿蒙古塔。这可是远古称霸诸天万界的鸿蒙巨人所留,其内掩藏着鸿蒙巨人同是天地造化的奥妙。

若是现世,轻而易举就能卷拢出一界风雨,甚至引来外域势力插手,也大有可能。

“来历的确很大,但若只凭来历,妄加推测,质疑推翻我看到的一切,倒显得有些有些杯弓蛇影!”

叶飞思虑良久,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沉喝一声自然再不乱想。

他镇定心神,注意力重新放在了鸿蒙古塔之上。

“我叶飞从来没有路遇宝山而不入的道理,无论这里有什么玄虚,秘密定然都在此塔当中,进去看看便是了!”

他终于清醒过来,雷犼松了一口气,但听得叶飞的话,更觉得诧异。

“这塔身光滑一片,连一道缝隙都没有。难道你要强行闯入?若是引动了这里的阵法变化,惊动鸿蒙后裔,可就糟糕透了!”

雷犼一下子拦在叶飞面前,态度极为坚定,“这一次无论如何,再不能让你胡来。我看也差不多了,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

他们原本的目的,也只是打探虚实而已。如今也摸出了这里的底细,足以回去交代了。没必要再冒险,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你想挡我,你觉得可能嘛?”

叶飞一脸似笑非笑的神情,倒不是雷犼不是他的对手,而是二人不可能在这里交手。

此处可是一整个鸿蒙群落的巢穴,一旦动手,波动四起。雷犼坚持的事情,也就没了意义。

“你这家伙,怎么一点大局都不顾!”

雷犼听了这话,格外的愤怒,挥了挥衣袖,闪开身形。

“你还真把那所谓的联合舰队的事情放在心上了,这道真让我有些失望。他们心怀鬼胎,和我们根本不是一路人。”

叶飞冷笑一声,雷犼听了这话,面色一片青白,虽然心里不好受,但同时也清醒过来。

他的确有些天真,后者说后知后觉。这也不怪他,他来一介武夫,是个军人,只懂领兵打仗,哪里知晓这些勾心斗角,彼此算计的手段。

他若不是这般心性,也不会落到和叶飞合作的这步天地。

他堂堂一个镇国将军,手中无兵无粮,无人支持。为国效忠,却是不得不自备粮草,招兵买马,说来还真有些可笑。

想到这里,雷犼神色一片复杂,他叹了一口气,道,“你想做什么,抓紧时间。你不是说这里可以改变我们的命运,你快一点,我等着呢!”

他自然还是小心谨慎,态度不便。不过方式却是截然相反,之前是为联合舰队“操劳”,当下却是为他二人谋算抱负。

叶飞看到雷犼的变化,微微点头,“先别急,我们得进入这座古塔,才能弄清楚虚妄和现实。”

说完,他又靠近古塔边缘,不过这回却是在不触碰,而是一点点的细细观察。

在他眼中,古塔表面还是充斥着一条条玄妙线条。直来直去,但自有造化。

只是这里的造化,却都是叶飞往日洞察之物,并不新奇。与其说他实在窥视鸿蒙古塔的奥妙,不如说他是在反省内心。

真实即虚妄,虚妄亦是真实。

叶飞眼前所看到的,皆是他识海深处洞察的天地至理,造化奥妙。

“我能见得,偏偏你见不得,我俩之间定然有什么不同。”

叶飞心神收敛,看向身旁的雷犼,四下打量对方,弄得雷犼这个莽汉一脸古怪,只觉得浑身都不舒服。

“不在修为上,也不再见识上。若是排除鸿蒙古塔本身的古怪,恐怕便是渊源了!”

叶飞目光一敛,眼前古塔是鸿蒙造物,自远古流传至今。也许正是鸿蒙巨人留下的传承,准备等待有缘人开启。

而这缘分,自然便是和鸿蒙血脉大大相关。

叶飞自然是血统纯正的人类,但之前数年接触鸿蒙帝尸,还和对方几番牵扯,数次身受重伤。

他的身体内,一呼一吸,都带了一丝鸿蒙帝尸的味道。

“看来关键便在这里了!”

想到这里,叶飞轻吐了一口气,哪怕只是猜测,他也隐隐觉得,这便是事实。

“刺啦”一声,破煞星矢挥转而出,叶飞伸出手掌,猛然一划,手掌间便出现一道横贯掌心的伤口,鲜血淋漓,深可见骨。

挥着这只血掌,他便对着身前的鸿蒙古塔按去。刚刚抵在上面,一股诡异的吸力,陡然撕扯起来。

叶飞眼前,塔身上无数奥妙符文线条抽动,疯狂冲着他体内灌注而去。

他只觉得一股匪夷所思的力量涌入身体,他下意识地要排斥,但根本做不到。血掌似乎和鸿蒙古塔连结在了一起,不可分离。

一旁的雷犼,看到了是另一道光景。叶飞手掌间不停地流出鲜血,全被光滑塔身吸收进去。

叶飞颤抖着挣扎,根本逃离不开。片刻功夫,面色便苍白如纸,整个人精神萎靡,看起来虚弱不堪。

等到雷犼反应过来,叶飞终于将血掌从塔身上抽离,原本惊乱的神色,重又恢复了镇定。

“我知道开启这鸿蒙古塔的方法了!”

同江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首都儿科研究所预约挂号
湖北专治癫痫病的医院
甘肃最好的妇科医院
宜昌治妇科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