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逆天龙尊 第七十八章:出手惊人

发布时间:2019-09-25 22:20:57

逆天龙尊 第七十八章:出手惊人

“这个笑面虎,究竟想干什么?”

诸老想破脑袋,也不知秦玉堂有何图谋?难道他故意纵然秦霜一系在族内壮大声威,好激怒众元老,到那时集一族高手之力,一鼓镇压之吗?

在秦家,太上院分内外双院,内院自然便是两尊太上长老静居之地;外院便是元老院群聚之地。凡是家族高手,晋入七重武境之后,如果没有合适的族内职位安排的话,便会敬为一尊元老,荣养在元老院中。诸元老在族内没有实权,但威望极高。像上次保护一支家族小队,深入野牛岭斩杀妖牛的那位八重元老,便是出自元老院。

就在总堂长老郁闷不已之际,秦霜业已出现在蛮龙侯府的大门之前,他昨天命秦兵四人回家探亲,搅动无数人心,而他,美美的睡了一夜,养足精神,踏着上午的阳光,便前来赶赴英才宴。

他还是第一次来到蛮龙侯府,眼前赫然是一座占地数十亩的内城,高达十五米,城墙之上,还有拄枪挺立如戟的铁甲卫兵,也有两队十人巡逻小队,一左一右绕城巡逻,每个铁甲战士都跨着腰刀,杀气腾腾,一看便是从军中挑选的精锐之士。

铁叶大门之前,是一道青石台阶,多达百级,每隔五个台阶,便相对站着一对儿拄枪卫兵,鱼贯两侧,给人一种防卫森严的肃杀气象。两条从府门蜿蜒至阶下的石龙,张牙舞爪,栩栩如生,尽显蛮龙候威!

此时,城内城外,大小家族,帮派宗门派遣的年少英才,或骑马,或步行,或有武仆簇拥,或昂然结伴而行,纷纷递给卫兵一枚枚“英才令”,验明正身之后,便放行入府……秦霜停足看了片刻,便知道规矩,取出自己的英才令,走上前去,交给一个拄枪而立的铁甲卫兵。

那卫兵接过令牌,检验是真,便盘问了数句来历,把他的英才令收缴,放他进去了。英才令是一次一发

逆天龙尊  第七十八章:出手惊人

,视每一年各家族发展的情况,而给出参会英才名额的。

秦霜拾阶而上,跟着人流,跨过府门,沿着长长的甬道,眼前豁然一亮,数座雕梁画栋的殿堂,出现在面前,中间一块空地,种着数道奇花异草,diǎn缀着院中景色,每座殿堂前,都有铁甲卫兵把守着,而英才们,都朝着一座匾额为“聚武殿”的大殿络绎行去,他第一次参加英才宴,对侯府十分陌生,便跟着人流,他们走到哪儿,自己便跟着走过去,绝差不了。

聚武殿面积极大,秦霜一进去,便看见,东一簇,西一群,南一伙,北一堆,数以百计的年轻英才们,都捡熟识朋友所在的群体,热烈的谈笑着,此时正是英才纷来之时,还没到开宴时刻,英才们有的认识,有的闻名,正好趁着这个大好机会,凑在一块儿,纵谈各种奇闻异事,顺便多认识一些人脉,多结交几个朋友。

“打起来了,打起来了……”

秦霜刚进去,还沉浸在英才济济一堂的兴奋着,就听得一伙英才轰然叫声,两个英气勃勃、相互不服的英才,竟然不知因为何事,当众决斗起来,英才们腾出战斗圈子,都兴高采烈的看热闹。

不过,侯府之中,可能严禁出现死亡时间吧,两个英才的决斗,迅速便以一个英才被打得头破血流、主动认输而结束,期间并无侯府高手阻拦,一场热闹结束之后,聚武殿着,再次形成聚群谈天的状态。

秦霜不认识满殿英才中的任何人,他四下看了看,穆莲也还未出现在聚武殿,也不知她会不会来参加。便自顾自的走到一张桌案前,坐在一个铺着华丽兽皮的石凳上,微笑着看场中热闹,等待开宴那一刻的到来。

他第一次出现在英才宴,聚武殿中,对很多英才们来説,他的相貌十分陌生,孤零零的一个离群而坐,颇让一些眼高过dǐng的年轻英才们,感觉他太过孤傲,也有一些英才,暗笑他为人蠢笨,这么好交交朋友的机会,竟然不知利用,傻乎乎的干坐着,一看就是个练功练傻了的“武痴”,这般角色,也敢被他的家族视为英才,派来参与英才宴?

对他好奇的人,不免要打听他的来历,一传十,十传百,百传更多……还真别説,竟然真的有人看出秦霜的身份来历,説了出来。

“什么,那个傻坐着的白痴,就是秦家秦霜……”

一个白衣英才闻此名便色变,彬彬有礼的神色,陡然涌现一片杀气。

他越众而出,在数个武仆的簇拥下,气势汹汹的走到了秦霜面前,锐利的眸子紧紧盯着他的脸庞:“你是不是秦家的那个秦霜?”

“在下正是,不知阁下是……”

秦霜耐心等待着开宴呢,冷不防一人劈头便问,他一皱眉,抬头打量一下,觉得面目陌生,心头诧异,不知此人为何主动找他问话,便微笑着坦然答道……

“好哇,终于找到你这个元凶了!我乃张家英才张家驹,小子,你在玄虎洞杀我叔叔,这笔仇,今日你必须偿还,侯府禁杀戮,我便先震破你的武道种子,出府再揪下你的人头吧……”

那张家驹目喷恨火,话未説完,一扬手,掌指间真气澎湃,一招“铁锚砸头”,便五指紧握若一支砸船裂礁的铁锚,照着他的人头便狠狠轰下!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可怕破风之音爆起,隐约可见一道气状铁锚浮现他的拳面之上,益发衬托的那张家驹,杀气滔天。

这一招,霸气,残恨,如果真的劈击在秦霜头部的话,可不仅仅是震破武种了,恐怕一条性命便当场交代了。

“快看,打起来了……”

四下里年轻英才们,一见决斗,便热血上涌,纷纷看起了热闹,对秦霜,人人不熟悉,对那张家驹,却在蛮龙城英才圈中有diǎn名气,上届英才宴,他便代表张家参与盛会,颇结交了一批朋友。

“好,张家英才出手,那秦家小子惨了!”

“家驹这一出手,岂不是英才戏白痴吗?”

“好哇,又有热闹看啦……”

议论之声,飞快响起,众英才都知道最近张家正合秦家爆发“族战”,两家可谓一见面便如斗鸡般能掐起来,听张家驹话中之意,似乎那离群独坐的秦家小子,便是diǎn燃两大家族冲突导火索的元凶,一见张家驹含怒出手,都纷纷露出恍然之色,任何一个家族英才,撞到引爆族战的仇人,也会立刻出手,报仇雪恨吧?

草,我赴个宴也能碰上仇人?

秦霜没想到主动找他问话的年轻英才,居然是张家出席英才宴的代表,愣了一下,还未説话,便见那张家驹猝然对他下了杀手,如锚真气重达数万斤,轰然砸下,竟是要让他血溅当场,夺他性命,心头不觉大怒,先不説族战谁是谁非,彼此都是参会英才,在这禁止杀戮的侯府中,张家驹也未免太胆大妄为了吧?你起了杀我之心,就得承受它的后果……

秦霜一怒,便电闪出手……

“金刚掷象!”

蓬!

一道沉重如石崩的恐怖爆音,骤然炸响在聚武殿上空。围观英才们都觉眼前一花,一道人影陡然头下脚上,倒栽葱般的狠狠撞向坚硬无比的青石地面,那一幕快的令人眼花,几乎都没看清怎么回事儿,便看到“一条人影倒撞,无数血花怒溅!”头部撞地的爆音更是传入每一个人的耳膜。

“咦……”

殿内英才们,本能认为撞地者是秦霜,没想到映入他们眼帘的,却是秦霜从石凳上缓缓站起,很多人熟识的张家驹,却头下脚上,狠狠撞击在坚硬石地上,满头喷血,保持着撞地姿势数息之后,直挺挺的双腿一软,噗通一下摔翻在地上,一张俊脸上,流满鲜血,像是被血洗。

这一幕如兔起鹘落,快如电光石火,大大出乎众英才们的意料之外,谁都没想到,臆想中的倒霉对象秦霜居然刹那之间,只手扭转攻击局面,不知以何种超快招数,反过来把很多人认为必胜无疑的张家驹暴掷在硬地之上,撞得头破血流,脑筋眩晕,看那软绵绵的情形,一时半会儿爬不起来呢……

那四个张家武仆被震撼的目瞪口呆,张家驹乃家族英才,一身种源玄功,臻至种膜七重武境,原想少爷一出手,镇压秦霜如反掌,没想到弹指间局势逆转,他们眼中的天才被秦霜像是掷大葱般的,撞翻在地下,吃了大亏。

这个逆转,让四武仆差diǎn一口气没喘过来,当场憋昏在地,“驹少”可是七重天才呀,怎么可能一招便被那秦家小子败得如此之惨?当场震慑的只有四重种境的武仆们,恐慌失措,不知如何才好。

“啪!”

秦霜一站起来,右脚倏地扬起,蓦地踏在栽翻仰躺的张家驹腹部之上……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具体多少钱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手术多少钱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需要多少钱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大概需要多少钱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大概得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